关注一分排列3,为您提供最新厦门生活资讯。

微信
手机版
黑色皮肤 蓝色皮肤

足球解密:2017年欧冠决赛后拉莫斯尿检违规,队医背锅

2018-11-24 00:45:31 栏目 : 足球资讯 围观 : 评论

“足球解密”网站又爆出猛料,称皇马队长2次违反反兴奋剂条规,但最终没有受到处罚,并且皇马还干涉过去年年初欧足联的一次突击兴奋剂检查。皇马官方很快对此进行了回应。相关链接:

案件1

报道称,2017年6月,位于奥地利维也纳近郊塞伯斯多夫实验室收到了一份从威尔士发来的编号为3324822的尿样,该样本取自欧冠决赛后一名皇马球员。

一个月后,该实验室向欧足联报告称,检测结果表明尿样中含有微量地塞米松,这是一种可缓解疼痛和抗炎的可的松制剂,亦有增加认知和注意力之效,且能让人感到愉悦,但它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禁用列表内。

事实上,这份编号对应的球员正是拉莫斯。此事并未对外公布,而欧足联也没有对球员或皇马队医采取任何纪律处分措施。

图片来自:足球解密

据说在实验室上报检测结果2天后,欧足联反兴奋剂部门的一名官员联系了拉莫斯,要求他作出解释。皇马队长在7月10日给出了一份只有4行字的简单说明,表示皇马队医在欧冠决赛前一天对他进行治疗,并附上一份医疗报告,“我希望这能充分说明情况。”拉莫斯写道。

根据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规定,地塞米松在赛前是允许使用的,但在兴奋剂检查过程中队医必须报告此类药物的使用。如果医生没有事先告知检测方,而球员又被检查出有使用地塞米松的痕迹,该组织将启动兴奋剂调查程序。

拉莫斯给出的医疗报告中列出了他最后7天服用的药物,但其中根本没有提及地塞米松,反而被发现他在最后一天肩部和膝关节注射的名为Celestone Chronodose的药物,也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禁用清单内,两次分别注射了1.2毫升。

足球解密表示,此事最终是由皇马队医成了替罪羊(Following the finding of dexamethasone, Dr. A. took on the role of scapegoat.),他向欧足联表示拉莫斯是无辜的,是他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队医表示由于拉莫斯的左膝和左肩患有慢性病,他在欧冠决赛前一天给球员2次注射地塞米松,但他在赛后因为球队夺冠加上为拉莫斯控制住伤情感到兴奋,所以在兴奋剂报告中写错了药物名字。

欧足联反兴奋剂部门接受了队医的说法,他们表示咨询专家后确认,注射两次1.2毫升地塞米松在尿液中产生的浓度与拉莫斯的检测结果接近,因此欧足联只是要求皇马队医今后做事要认真点。

案件2

这篇报道还披露了另一件与皇马有关的兴奋剂检测事件。

2017年2月1日,也就是欧冠决赛4个月前,欧足联两名兴奋剂管理人员前往马德里,对正在训练中的10名皇马球员进行突击检测。然而,根据欧足联事后的报告,期间两名官员暂时失去了对检测过程的控制权,这份报告被发给了皇马CEO何塞-桑切斯和C罗。

欧足联在报告指出,C罗“报怨自己总是被选中”进行检查,而在C罗和克罗斯抽完血后,皇马的医务人员突然出现并插手其余8名球员的检测。报告中写道由于“兴奋剂控制站的紧张局势”,欧足联官员不得不“破例接受”。

欧足联要求皇马对此事作出回应,桑切斯指责欧足联两名测试员“缺乏专业能力、技能和专业知识”,同时他也为C罗辩护,称他是“礼貌地报怨”,而且并不是因为抱怨自己再次被单独挑出来检查,而是检测人员扎了他两针都没找到静脉。

案件3

“足球解密”还声称他们拿到了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AEPSAD)的文档,这次的主角依然是拉莫斯。

今年4月15日,皇马2-1击败马拉加后,一名反兴奋剂官员要求拉莫斯接受测试,根据该机构今年9月21日发给皇马的信件中的描述,拉莫斯当时询问是否可以在提供尿样之前洗澡,遭到拒绝后拉莫斯和陪同他的皇马队医均表示不满,两人都抱怨说赛后淋浴是被允许的。

然而,尽管这名官员警告拉莫斯说这样做可能会有严重后果,但拉莫斯还是无视他的提醒,当着他的面洗了澡。按照规定的程序,为了防止运动员操纵尿检结果,是禁止他们在此之前淋浴的。 消息参考来源: 足球解密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懂球帝社区规范:抵制辱骂

相关文章